「台灣總統的想像」

「台灣總統的想像」座談會

2016將選出新的台灣總統,我們對她/他有甚麼想像與期待?

在新自由主義的資本全球化持續的衝擊下,加上過去這幾年台灣由一黨獨大、失去制衡後,導致的政治崩壞,2016的台灣新總統將面對許多考驗,少子化、老年化、青年貧窮化,世代不正義、租稅制度不公導致貧富差距擴大之外,整個國家債台高築,千瘡百孔…我們除了需要一個國家領導者之外,更需要一連串制度的改革;面對被共產黨一黨獨大的威權中國,持續以商逼政、不放棄武力犯台,台灣未來的總統,如何既維護台灣主權又有能力與智慧與大國斡旋? 在台灣的國際處境越來越險峻之際,2016的台灣總統又如何集眾人之智,突破台灣的國際外交困境呢?

近年來台灣公民社會的形成,讓我們可以翻轉過去淺碟、黑箱、保守、功利等不利社會進步的因子,而這股帶有覺醒並具有行動性的力量,是否可以進一步地來挽救台灣崩壞的體制,督促這個惡劣的政治環境,而避免即將來到選舉,回歸到地方利益分配、媒體造勢甚至造神,讓抹黑,等負面能量拉著我們停滯不前…

由台灣教授協會主辦的【「台灣總統的想像」座談會】特別邀請到不同世代的朋友,一起來分享,他們對台灣總統的「想像」,除了帶有許多寄望與理念之外,並衍伸出他們各自對台灣總統應具備的「條件」為何?以及他們對台灣總統的「期待」。

【時間】2015/03/01(日)下午2-5點
【地點】台大校友會館4樓
    ( 臺北市濟南路一段2之1號)
【主辦】台灣教授協會
【主持】張信堂│「台灣教授協會」會長
【與談】許世楷│「民視顧台灣顧問團」團長
    薛化元│「政治大學歷史系」教授
    謝若蘭│「台灣教授協會」副秘書長
    陳奕齊│(新一)「基進側翼」發起人
    賴郁棻│「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發言人
    顏銘緯│「獨立青年陣線」發言人


**********
原民台新聞

謝若蘭 / 台灣教授協會副秘書長 發言稿(初擬) 2015/3/1

總統,應該有一些基本的「規格」與「選項」。在基本要求上,我個人認為要具備台灣歷史感的國家定位之堅持、學術與外交專業的國際觀、以及人權、文化、藝術所養成的人格。這些當然都不是短暫可以擁有,而是長期的生命養分。具有這樣的基礎,佐以政治經驗與資源,配合適當專才的選取與任用。

台灣自解嚴以來,經歷民主化的過程,讓我們曾經擁有傲人的民主成就與人權進展。但是,在中國國民黨的馬英九執政以來,台灣面臨國際局勢與內在環境迅速劇烈的變化,不僅在經濟上過度傾向中國,包含雙方不平等對談條約以及相關的黑箱作業,在人權與民主的面向上,亦有明顯開倒車的退步現象。

台灣面臨的問題,其中之一是世界各地無可避免的全球化。全球化的最大衝擊是財產私有化,並在資金、技術、人才、市場、資源的競爭與搶奪下,導致分配不正義難題,包含了部分傳統產業的成長停滯、工資被剝削而降低、貧富差距擴大等。而這些現象讓原本已經被剝削的弱勢族群—包含原住民、新移民、女性等,更面臨多重被壓迫狀況。除此,在馬英九執政下,為了創造假象的就業人口數字,制定粗糙的「22K」條款,不僅無法提升人力的培力與就業導向的正面發展,更因此完全扼殺了高等教育的價值與意義。

身為原住民以及教育工作者,除了長期持續以台灣觀點關注國際人權與政治經濟的走向下推動民主及人權倡議與觀察,對於台灣總統的想像,我認為除了基本的堅守台灣的國家主權定位,也必須能夠突破圖利財團的經濟發展思維,進行「台灣優勢」的盤點,以台灣獨特的知識與文化,包含多元族群與文化的組成之考量,共同迎向全球化的衝擊,進行財富的再分配,也就是走向「分配正義」解決開發與資本思維下的公平正義問題。除此,台灣必須是以一個以人權為本的民主國家,而達到這樣的一個目標,我們必須要建構以總統高度所制定的族群與性別主流化的政策之推動與落實。

昨天,是228國殤日。全國各地原住民族以狼煙行動串連「把我的全部還給我」活動。我們必須去面對與理解台灣原住民族長期以來面臨了的土地與族群被侵略的歷史創傷,因為以原住民的立場而言,台灣至今延續過去各時期不同殖民者的「以蕃治蕃」方式來治理原住民族,原住民族至今仍處於殖民結構下的底層掙扎。

台灣政府從未正式基於墾殖侵略歷史而對原住民族道歉,一部修修補補的憲法並未正式肯認過台灣南島語族各族群為台灣真正的主人,甚至相關部會帶頭與台灣社會不斷複製族群污名。我們必須去面對與理解台灣原住民族長期以來面臨了的土地與族群被侵略的歷史創傷,以原住民的立場而言,台灣至今延續過去各時期不同殖民者的「以蕃治蕃」方式來治理原住民族,原住民族至今仍處於殖民結構下的底層掙扎,除了要面對失去的傳統進行各項復振工程外,有時甚至為了生存而被迫族群內部互奪資源。一個世紀又一個世紀被殖民的我們,一直等不到國家元首正式對原住民的道歉,並以政策之惡讓我們繼續於族群內部衝突,叫我們如何放下「族群悲情」的控訴。

台灣總統就應該如同澳洲、紐西蘭、加拿大、美國等各國的國家領袖一般,有義務代表繼承的政權正式向原住民族道歉,並針對錯誤族群政策下所造成的傷害積極的建立賠償機制。包含「還我傳統領域」、「文化與教育的復振」, 以台灣原住民族觀點去理解台灣的族群關係而制定「族群主流化政策」以及「原住民族憲法專章」,將陳水扁時期曾經提出的「新夥伴關係」提升到「國與國」關係 ,並且響應賴清德市長提出的未來總統候選人應該將「恢復包含西拉雅族在內的平埔族群原住民族身份」列為政見,以及延續2012年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蔡英文所提出的「尊重族群自我認同,支持平埔族群恢復原住民族認同及族群認定」的未竟之業。

台灣推動民主的過程中,除了漠視了原住民視野的族群觀,以性別正義的改革也進步有限。台灣推動性別平權有年,從2006年起由總統的高度宣布正式將聯合國推動的「性別主流化」政策國內法化。但是至今,包含女性的政治參與、就業升遷、薪資所得、人身安全等仍面臨困境。我們仍然可以見到許多公眾人物的公開與非公開的性別歧視言論,包含對於總統這個位置的考量,或是面臨少子化或是多元成家議題上,思維落伍的停留在女性為生產工具上 。

面臨人口與少子化問題,國家政策制定者要去面對與挑戰的是其背後整體結構性因素,包含注重女性的特殊需求,並在社會上設計以「人」為尊的平權均富制度,職場的托育福利以及教育的挹注,讓整體社會環境上能夠讓所有人平衡兼顧自我實現與家庭中親職角色的扮演。

台灣女性的薪資仍舊低於同職等經驗的男性,這也再次提醒我們職場的薪資結構尚有明顯有性別差距,再加上傳統思維上的繼承權以及職場上的位階上的「玻璃天花板」阻隔,造成的經濟能力限制也導致女性貧窮化。諸如此類的性別平權議題,並非簽訂聯合國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 或是將「性別主流化」政策國內法化即水到渠成。真正的具體落實,必須靠務實推動,包含在各領域與層面的政策上評估性別意涵,以健全的機制來提高各層級的公共事務參與,並訂定各項平權立法。

最後,回到人權為本國家觀念,剛剛出爐的國際特赦組織有關台灣的報告部分,或許可以提供給未來的總統作為一些基礎人權的改善方向:

1. 集會自由:去年318學運時,學生佔領立院時警方是否執法過當,至今未見任何公正獨立的調查。
2. 死刑:廢除死刑的推動幾乎是原地踏步。台灣原本從「有死刑但不執行」的國家行列反向進入實際執行國家。
3. 酷刑及其他虐待:洪仲丘案是具體例子。另外,台灣所存在的軍法審判必須要檢討廢除。
4. 監所收容條件:人數過多、衛生環境不佳、醫療照護不足仍是監獄及拘禁處所的嚴重問題。
5. 居住權—強迫拆遷:估計將影響46,000人的桃園航空城土地徵收案仍於2014年7月通過一項重大計畫審查。
6. 原住民權利:經濟開發思維導致原住民保留地恐淪為發展觀光用地。
7. 性別權利:《民法》的婚姻平權修正草案仍然擱置立法院。

總結來說,對於2016年台灣總統的想像與要求,最低限度必須是擁有「立足台灣、放眼世界」的視野,也就是說,能夠擁有領導台灣人民共同面臨危機化為轉機的應變能力,並能夠在面對未來的國際趨勢與難題,包含強調原住民族在內的族群議題重視,以及性別平權的落實,以及針對人口、移民、環境、國防、外交、中國政策等各面向,都必須以堅定台灣主權與人民優先的基礎下提出創新與務實的對應策略,而我們必須善盡監督的角色,包含督促各項修法(如公投)與立法(婚姻平權、反歧視法、黨產處理等),讓台灣人得以安居於主權自主的民主國家。
  • 張貼: Jolan March 02, 2015 09:08AM
  • 類別:
  • 點閱數:

回應

This item is closed, it's not possible to add new comments to it or to vote on it